从身边两人的经历说开去:有一种无奈叫负重前行

2017-12-29 04:08  阅读 2,470 views 次 评论 0 条
无标题文档

今天下午工作上的事处理完,闲来无事,想着去郑州花卉市场买两盆花。在往返的路上,经历了让我久久不能平复的两件事。现在是凌晨2点50,左思右想睡不着,想想还是写些什么吧,题目就叫:有一种无奈叫负重前行。

在这篇文章之前,先介绍这两个人的基本情况:

副T职转业干部老同

老同,在艰苦地区工作十年,曾是某部政治处主任,2017年从西北某部转业回豫南某县级市,安排为市委副科级非领导职务公务员。

我和老同是老乡,今年6月份因为工作原因认识的。他今年安置的比较不理想,被降两级安置,而且安置的不是领导岗位,比较郁闷。一般情况,副T相当于地方的副处,也就是副县级,转业干部回地方就算降一级安置,那也是正科,但该县级市可能因为不好安置的原因,就把他按副科安置了。在去花卉市场的路上,老同给我打电话,说了很多,作为老乡,我到最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听的出那种无奈之感。

辛苦辛苦干到副T,转业回来被安排为副科,一下回到解放前,确实挺让人难以接受的。

花卉市场门口运货老汉

老汉,开封尉氏人,68岁,汽车兵退伍,年轻时靠开车为生,开了一辈子车。儿女都是研究生,分别在深圳和柏林工作,自己却在郑州陈寨花卉市场门口靠非法营运一辆电动代步车送花卉为生。

我在花卉市场买了两盆花,一盆幸福树,一盆牡丹,因为郑州限号没开车去,正在愁太重搬不回去时,老汉问我需不需要帮忙,就这样认识了。在运花回家的路上,老汉给我讲了他的人生,据他说,他儿子是硕士研究生,在深圳工作,娶了个当地媳妇,现在很少回来,也不怎么给他寄钱;他女儿是博士,现在在柏林一个学校当助教,偶尔给他寄些钱花。

辛辛苦苦一辈子,节衣缩食供养了两个大学生,快70了,却得和老伴分开独自一人跑到郑州挣钱养老。

老同和老汉,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看似完全不搭边的两种人生,小小参谋却觉得有一种类似的东西在他们身上。那就是,有一种无奈叫负重前行

何为负重前行?无奈于现实,但必须接受,是负重前行的第一个阶层,如老同;困于现实,但积极乐观应对,这是负重前行的第二个阶层,如老汉。

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一个人会是一帆风顺,总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困难,这点是不以身份阶层而改变的客观规律。不论是我们这些根红苗正的“农三代”,还是左右逢源的“X三代”,客观规律是无法更改的,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农村长大,靠读书或者苦干实干走到今天的你我,这种情况更甚,因为还有很多非客观的困难等着我们,就更需要负重前行了。遇到但我们不能被生活打败,要乐于做生活中的海燕,在乌云和大海之间,翅膀碰着波浪,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高傲的、充满着对暴风雨的渴望地飞翔。

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希望能与朋友们共勉。凌晨3点50分,又是一天开始了!

→→点击右侧  文章归档  查看更多文章←←

小小参谋从事干部转业工作多年,对干部转业相关政策以及干部档案工作比较熟悉,乐于为拟转业战友解读转业安置政策、解答军转相关问题,为已转业至地方战友分享体制内工作经验、教训,努力成为广大转业战友的好参谋。在大家的支持下已运行

本文地址:http://www.zzzx.org/zzyg/2170.html
版权声明:本文是小小参谋(www.zzzx.org)或其朋友的的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予注明出处,谢谢您的配合;本站转载的文章会在文章底部说明出处,如涉嫌侵权请与站长联系,我们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