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文稿写作从模仿到入门,从入门到创新,每一步跨越都离不开学习、实践、总结。

一、学习是基础,要多学、会学

首先要清楚学什么,其次要明白如何学。前者是学习的内容,后者是学习的方法。先讲学习的内容。结合实际工作,我觉得在机关起草文稿要注重五个方面的学习。一是学习中央领导讲话,重在把握精神实质。中央领导讲话稿,有的在《人民日报》公开发表,有的在《中办通报》上内部刊登,有条件的同志都应该深入认真及时地学习领会,这对于我们了解当前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及政策走势,从更高的层面认识和把握本单位的工作任务,是非常有帮助的。二是学习省委领导讲话,重在熟悉本省工作情况。尤其是在省级机关从事文稿写作,一定要放眼全省、着眼全局,始终站在省委省政府的立场看问题,这对于提高文稿的层次境界是非常重要的。三是学习本系统上级领导讲话,重在了解工作信息。譬如说,在省人大机关从事文稿写作,就要时刻注意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的讲话精神,既了解工作动态也了解工作要求,从而更好地把握省人大工作的方向。四是学习《人民日报》等报刊上的文章,重在借鉴写作方法。当然这是针对刚进机关的新同志而言的,对于非中文专业的公务员也可以参考。坚持阅读《人民日报》上面的文章,不仅可以了解党的大政方针,而且可以学习借鉴文章高手的写作方法,收到一箭双雕、事半功倍的效果。五是学习古代诗文,重在锤炼语言文字。同样在机关从事文字工作,中文专业与非中文专业的人是有差别的。譬如,文稿的标题、关键句子等都需要进行推敲锤炼,这时候如果具有古代诗文的修养,则无疑会如虎添翼。这五个方面的学习内容要因人而异、各有侧重。

现在来看学习的方法。阅读文章的方法,就是读书的方法。不同类型的文章应该有不同的读法。对于古代诗词散文,要熟读成诵,古人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强调的就是要反复地熟读。而对于现代汉语的文章,尤其是涉及工作方面的文章,应该以分析为重点,通过深入分析,把握文章的重点内容、精彩句段、结构匠心,不仅知道文章写了什么,而且知道作者的写作思路,从而进一步加深对于文章的理解,这样才算是基本上读懂了。只有读懂才能掌握,才能做到案头上的书越读越薄、头脑里的书越读越厚。毛泽东主席在阅读二十四史等历史典籍时,写了大量的批注,这种批注实际上就是一种评点。历史上毛宗岗评点《三国演义》、金圣叹评点《水浒传》、脂砚斋评点《红楼梦》,评点是读书读文章的好方法。机关文字工作者读文章,完全可以借鉴古人评点的做法,当然评点不是要简单地评论别人文章的优劣,而是要以分析文章结构和解读文章写作方法为重点,努力读懂作者的写作思路,最终成为作者的知己知音,今天姑且把这种移植过来的方法称作点读法。如果一年下来,能够认真解读几十篇甚至上百篇文章,那么有关文章的写法技巧、结构安排等形式方面的问题应该都会迎刃而解。

二、实践出真知、出经验、出能力

机关文稿写作是一项实践性非常强的工作,要想提高写作水平,除了刻苦学习之外,还必须进行反复实践。现在的问题是,机关文稿写作经常是任务重、时间紧、要求高,这使得刚到机关的年轻同志很少有实践的机会。这种情况下,年轻同志就要抓住有利时机,先解决读的问题,通过多读为下一步写作奠定基础。读得多,收获就大,日积月累,写的时候就会信手拈来,古人“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读书说到底还在于应用,如果不能运用于写作实践,那就是读死书即把书读死了。只是你今天读到的东西不知道何时要用,如果因此而放弃多读,则结果必然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所以平时要博览群书,时刻做好准备。当然,也可以同时从写作小文章着手,熟悉基本要求,积累初步经验。一般来说,会写短文就有可能会写长文,而连短文章都写不好则长文章肯定也写不好,努力练习写好短文即千字文以打好基础,这是非常必要的策略。写作短文可以是单位领导布置的工作任务,也可以是自己有意识进行的练习。真正要想迅速提高机关文稿写作水平,仅靠单位布置的工作任务实际上是远远不够的。这就好比戏曲演员提高演唱水平,不可能仅仅依靠单位安排的几次演出,而更重要的是要靠自己平时苦练,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一句话把台上与台下的关系说透了。

如果单位领导没有布置写作任务,那就得自己找题目有意识地进行练习。这时写作的题目从何而来呢?可以有这么几个办法:一是读的时候就要考虑写。拿到一篇文章,先看题目,思考应该如何写,写几部分,如何开头结尾,等等,考虑到什么程度由自己灵活决定,然后阅读正文,分析作者是如何处理的,处理得好不好,好在哪里,等等。理解能力决定了读懂的程度,提高理解能力只有依靠多阅读、多分析、多比较、多思考、多总结。二是同事写我也写。在机关工作,很多人都怕写文章,只要写作任务没有落到自己头上,就觉得事不关己而高高挂起,甚至于暗自庆幸而感到万事大吉。这种思想对于自己的进步成长是不利的。既然已经在机关工作,对于文稿写作就应该采取积极态度,即使写作任务布置给同事了,自己也不能闲着,可以同时进行同题作文。这种做法既可以公开,也可以隐蔽;如果公开则可以请领导帮助审阅修改,如果隐蔽则只能自己与同事进行比较。在写作机会不是很多的情况下,这样做可以为自己创造条件争取机会从而让自己得到更多的锻炼。三是善于自己找题目。如果说会找文章看会找书读是学习能力的标志,那么会找写作题目则是写作能力的标志。无论文学创作,还是科学研究,都要依靠自己体验生活、研究事物去寻找题目,然后把自己的感受体验写出来就是文学作品,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表达出来就是科研论文。在机关从事文字工作,初级阶段需要进行大量的训练,可以搞些创作,也可以搞点研究,这些都要自己去寻找题目。找题目也是一种能力。题目找得好就成功了一小半。我们在为领导起草讲话稿时,首先要确定中心思想,中心思想概括成一句话就是讲话稿的题目。所以,一定要重视找题目。题目找好之后,要善于破解题目,即思考如何阐述表达。自己满意的文章可以往外面投稿,一旦发表就可以极大地增强自信心。功夫靠平时积累,只有平时经常练习,才能确保到用时熟能生巧而轻松自如。

读和写的关系问题对于任何人都绝对是一个旧话题。旧题新作而且要做好的确很不容易。这里再强调两点,一是要从短文即千字文入手。千字文篇幅短小,但五脏六腑一应俱全,用其进行读写操练可以收到费时少而见效快的效果。二是要讲求一个“多”字。无论读写,都是多多益善,提高读写能力必须从量变到质变。“过目百家才称宿学,破题千首笔带春风。”这是我曾经题赠机关文字处室的一副对联,强调的就是要多读多写这个道理。

三、总结经验至关重要

现在有不少同志虽然能够写出文章,但讲不出所以然,说不出其中的奥妙,恐怕与平时不善于总结是有关系的。经验是实践的产物,反过来对于实践又具有指导作用。善于总结得失,这是我们党的一个重要工作方法,也是我们党的一条重要执政经验。党要执政,国家要发展,都离不开总结经验。而我们从事机关文稿写作同样如此。对于文稿写作经验,一是要及时总结。如果你学习过中国古代文学史和中国文学批评史,你就会很容易发现历代诗人词人都非常善于一边创作实践一边总结经验。中华书局出版的《历代诗话》(清代何文焕辑)、《历代诗话续编》(近代丁福保辑)共收录历代诗话56种,而由当代词学大师唐圭璋先生搜集整理的《词话丛编》则规模更加宏大。无论是诗话还是词话,都记录了古代诗人词人对于创作经验体会的归纳小结,片言只语,灵光闪现,他们既写诗又评诗,这种做法很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所以,我们在机关从事文稿写作,不仅要会写,而且还要会论,要把写与论有机结合起来,这就需要注重边写作边总结,也就是要及时总结。二是要从正反两个方面进行总结。在写作的过程中,哪些方面处理得好,一般自己心里会比较有底,事后确实这些方面得到领导的认可和群众的好评,证明自己在这方面的思考和把握是正确的,这就是成功的经验,对此要认真总结。相反,对于失败的教训也要认真总结,深入分析并找出其中的原因,提出今后改进的方法和对策,力求避免同样的问题、低级错误再度发生。当然,总结成功经验比较容易,而要汲取失败的教训则比较难。扬长避短、好了伤疤忘了痛,这几乎是人的天性。但对于机关文字工作者来说,一定要正确对待文稿写作中的得失,善于从正反两个方面进行总结,从而不断完善自己的思路和方法。三是要注意选择总结经验的合适载体。经验的载体,可以是笔记本,可以是小文章,也可以是专著。很显然,把自己的写作经验记录在笔记本上,这是最简便易行的方法,随时随地都可以写,想到什么写什么。古人写诗话词话往往都是三言两语,精彩独到之处,画龙点睛之笔,能够准确地揭示事物内在规律,给人无穷无尽的思考和启发。如果要把自己的经验写成文章,相对来说则要费时费事得多。阐述好实践经验,离不开具体案例,这种文章写得好对于初学者帮助很大,一般都比较好看。譬如说,人民出版社1999年9月出版了《乔木文丛》(包括胡乔木谈中共党史、新闻出版、文学艺术、语言文字等四种),我购买了《胡乔木谈中共党史》《胡乔木谈语言文字》等两种。胡乔木同志生前被誉为“中共一支笔”,在我所购买的这两本书里有很多篇目是讲文稿起草的,属于事后回忆录,都带有总结性质,非常好看。另外,我党理论家龚育之同志《党史札记》《党史札记二集》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先后于2002年1月、2004年11月出版发行,出版社的同志送给我一套。这两本书里面也有很多篇目涉及我党历史上一些重要文稿的起草,也是属于事后回忆录,也都带有总结性质,也非常好看。如果经验类文章写得多了,而且达到了公开发表的水平,对于广大机关文字工作者具有指导意义,也可以适时结集出书。当然,在目前的形势下,一切都要走向市场,而书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有时不一致,所以出书并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情,也不是谁想做就可以去做的事情。

总之,起草机关文稿是一项重要的业务工作。要提高机关文稿写作水平,就必须在读、写、总结等三个方面下功夫,一是要讲“多”,二是要讲“勤”。还是唐代散文家、诗人韩愈说得好,“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进学解》)一切都得从个人实际出发,只要把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得精益求精,人生便会因此而精彩。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